首页 门户 资讯 查看内容

蔡徐坤这次遭央视曝光了!微博转发过亿数据被质疑

2019-03-15| 发布者: 谯城生活网| 查看: 144| 评论: 3|来源:互联网

摘要: (原标题:浏览量、点赞数动辄成百万上千万谁在为“注水数据”推波助澜)“惊人”数据的秘密人为操纵流量(......
装饰材料微波干燥设备 https://cjzzd.ljforest.com/
(原标题:浏览量、点赞数动辄成百万上千万谁在为“注水数据”推波助澜)

“惊人”数据的秘密人为操纵流量(来源:CCTV-新闻)

最近,在社交媒体和一些新媒体平台上,人们常发现某些用户每次发布的普通内容,获得的浏览量或是点赞数轻易就能突破百万、千万甚至上亿。那么,这些数字的真实性究竟有多少呢?



不久前,某艺人用户发布的一条宣传新歌视频的微博,获得了超过一亿次的转发。以目前中国微博总用户数3.37亿人的比例来看,相当于每三名微博用户当中,就有一人转发了这条内容。

记者:这个数据怎么定义?

北京某数据公司总裁曹永寿:就是它不是由真人刷出来的,而是由机器(利用软件)手动刷出来的。

根据曹先生的提示,记者在某电商平台上,输入新浪微博的名称,系统优先给了大量帮助用户涨粉丝或是数据增量的业务选项。这些所谓的商家向记者推荐了不同需求的套餐,基本上是10块钱,就能买到400个粉丝,或可以转发指定微博100次。还可根据需求,实现粉丝活跃程度和地域真实性的专门订制。

为了让记者相信数据修改的真实有效,卖家宣称有很多艺人和网红都来找他们购买过,且跟他们拥有长期合作关系。当记者试图追问具体的艺人名字,卖家称不便向记者透露相关信息。

记者又在搜索引擎,以“流量”作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发现在得出的前100个结果里共有23个是与刷流量相关的第三方软件及平台,提供涵盖几乎所有时下热门平台的刷量业务。记者尝试下载了其中一个自带“创建粉丝”和“创建转发”功能的软件,将一个近期没有任何更新的微博账号填入指定位置,通过扫码付费11.92元换取了足够积分,并分别输入涨粉500人和转发300次的目标值。操作几分钟后,便发现该账户下不断涌入名字雷同的关注者。同样的,一条几天前发布的微博,也会立刻被来路不明的陌生用户集体转发出去。操作结果均能按照用户希望的数量,实现数据的篡改。

在微信和微博的聊天群里,记者也发现大量公开招募所谓点赞人员的信息。记者以应聘身份申请加入其中一个聊天群,名为“接待老师摇钱树”的管理员简单询问了记者的年龄和可支配时间,就向记者发来了工作要求——为指定客户的抖音账号添加关注和点赞,完成即算一单,可获得1-3元不等的报酬。单日工作量不设上限,工资也可当日结清。

北京某数据公司总裁曹永寿:水军有几个特征,一个是你会发现水军造的内容,几乎都是一致的。第二个是很多水军都是在凌晨(上线),你觉得这个事正常吗?如果一万个粉丝,每个人注册了十个白号,每个白号每天发一百个资讯或信息,那就是十万乘以一百,一天就能到一千(万)。其实(真实数字)只是一万人。

“粉丝”非理性追星助推假数据泛滥

当数据造假变得轻而易举,遭到滥用也就在所难免。热衷选秀节目和狂热追星的粉丝通过雇佣水军为支持的偶像刷榜刷量,艺人经纪公司和一些新媒体平台也看中了其中的商机,在背后推波助澜。

为集中力量支持共同的偶像,由粉丝自发组建或经纪公司安排成立的明星微博数据站应运而生。据曾经在数据站参与过打榜的小雨同学透露,个人转发艺人微博只能算日常签到任务,想要快速增量,花钱买数据早已是粉丝间的共通手法。

明星微博站前工作人员小雨(化名):因为现在大多数粉丝都觉得转发和评论特别重要,这种数据就是越多越好。我们有时候买都是别人发给我,我就存下来了。有时候微信群里会有链接,或者微博群有链接。买这些号,(金钱)投入也很大,可能他一个号就三四毛钱,但他一买就买几百个号。(群里)有的可能会细分做微博评论的,有的专门负责转发的。

为节省人力和时间,粉丝群里还会分享提供自动刷榜功能的手机应用程序,进入其主页,选择心仪的明星,无论打榜的日期还是文案均可供挑选,粉丝们需要做的,只剩下付费而已。

明星微博站前工作人员小雨(化名):如果是抡博,数据组里面每天都会有任务,必须有公司统一(安排)才行。比如你连续多少天,转发这个微博多少次,你坚持下来就会有一个奖励。这些数据(经纪)公司可能会看,有些品牌方可能会看,但是真的会不会看,其实也不太确定。

打破流量迷思用作品吸引人

对于虚高的数据,专家表示,数据造假不仅损害了人与人之间诚信的基本原则,也让演艺市场陷入不注重品质而唯流量至上的恶性循环。

互联网专家吴纯勇:流量造假基本上违背了诚信(的原则)。它的本质其实都是为了追求自身的利益最大化,采取不同的方式,根据所谓的需求进行刷量,这样一个不健康的产业链和生态链就慢慢形成了。

而当数据造假成为一种产业,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因自身获利而或多或少助长了造假现象的持续蔓延。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周星:眼球经济是这个时代很难避免的现象,这个我们在业界里跟明星交流或者经纪人交流的时候,他们当然有个合理理由,就明星流量大的时候,他的曝光率和受到广告主的关注就越大,鼓动粉丝集群式地去制造流量。但是还有一个很重要问题是传媒机构也需要利益,他(一旦)发现比较容易投合这种情绪的时候,他会引起关注。造就流量明星一定是三者合力的结果。

对此,专家呼吁,一方面除了市场和有关部门要加大监管力度,粉丝群体、演艺市场和平台方都需要进行反思。如果只是追求眼前利益,而放弃创作真正有价值有品质的艺术作品,则所谓的流量数据将不过都是过眼烟云。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周星:因为转瞬即逝,网络传播很快就看不到了。年轻人成长,很快又会有新的热点(出现)。当然要有政策去抑制这些(流量)制造机构。除此之外,是要有正向的宣传舆论工具去关注真正作为人的表率的,我们这个社会的中坚力量,坚实地推动我们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好的东西,入心入里让年轻人接受,让他们成为真正不是短效,而是长效的典范,我觉得这个才是重要的。



分享至:
| 收藏

最新评论(3)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谯城生活网  

GMT+8, 2019-1-6 20:25 , Processed in 0.10094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谯城生活网 X3.2

© 2015-2020 谯城生活网 版权所有

微信扫一扫